因拒绝处方抗菌药物 底特律医务卫生职员被「三

医药网4月11日讯 最晚到2018年,大量公立医院包括三甲医院都会亏损。这是真的吗? 近日,有媒体推出了中国医院门诊量百强榜,其中广东省中医院以一年770万的门诊量排名第一。大家在疑惑为什么第一不是宇宙最大医院郑大一附院的同时,是否有想过,其实,这庞大的门诊量,也正面临着危机。 ▍百万处方正回流基层 据《文汇报》报道,根据最新统计,上海已开出110万张“延伸处方”,换言之,至少有100多万人次门诊量回流到社区。 此外,2017年度市级医院门急诊总量较上年同期增长幅度为0.73%,为2013年以来历年同期增长幅度的最低水平。相反,区级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同比分别增长4.69%、1.51%。区级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门急诊总量增幅首次超过市级医院。 此外,2017年度市级医院门急诊总量占全市医疗机构总量的30.72%,较上年同期下降0.75%;而区级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门急诊总量已占全市医疗机构总量的60.01%,承担了上海市大部分医疗任务。 上海市卫生计生委主任邬惊雷表示,“虽然还不能就此断言已经达到就医回流的拐点,但这确实是新医改背景下出现的一个重要、可喜的变化。” ▍大医院面临四大挑战 虽然,目前而言大医院仍然占据着医疗体系中绝对的优势地位,但是,随着各省分级诊疗政策的落地,大医院将面临下面几大挑战: 1、门诊业务量减少 目前,巨大的门诊量确实为大医院整体收入贡献了不小的比例,但随着分级诊疗政策的推进,大医院门诊量增长减缓、停滞甚至下降将不可避免。 在去年9月,东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印发了《东莞市推进医疗联合体建设和发展工作方案》,明确指出在门诊业务上,三级医院和镇街医院要逐步压缩和关停普通门诊,原则上仅保留专科门诊。 事实上,目前在分级诊疗政策的推进下,大医院对于病人回流社区这一趋势,也开始悄然转型。作为大医院代表的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近期一个重要的转型风向是不再追求门诊量的飙升,甚至明确提出“零增长”,转而鼓励各学科聚焦解决老百姓的疑难重症。 而此前,仁济医院也贴出通知:3月31日下午5点门诊结束后,将正式关闭普内科普通门诊。 2、收入减少 业务量缩减带来的是业务收入的减少,甚至是亏损。 湖南省湘雅医院院长孙虹此前在一论坛上表示,湘雅医院于2016年1月1日零点起正式启动药品零加成试点,运转一年后,医院亏损2个多亿。 2017年6月6日,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院长兰平在“省市校共建10周年”活动上表示,医院年收入15亿元,在取消药品加成后,即便算上加强医院管理所节省的成本,一年的缺口仍大约为8000万元。 除了取消药品加成,医药分开、处方外流对大医院的影响,也不容忽视。 4月9日,微医董事长廖杰远在“西湖论坛”上透露,“全国处方共享平台”将于今年5月成立,预计今年年底,完成与200家大中型医院的对接,每天流出处方超过50万张。 早前,中国社会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曾经预测:“最晚到2018年,大量公立医院包括三甲医院都会亏损。” 3、发展受限 早在2014年6月,国家卫计委发布《关于控制公立医院规模过快扩张的紧急通知》,该通知提出“四严”:严控公立医院床位审批,严控公立医院建设标准,严控公立医院大型医用设备配置,严禁公立医院举债建设。 2017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指导意见》,明确要求从严控制公立医院床位规模、建设标准和大型医用设备配备,严禁举债建设和豪华装修,对超出规模标准的要逐步压缩床位。控制公立医院特需服务规模,提供特需服务的比例不超过10%。 政府在落实分级诊疗过程中,同样采取了严格控制公立医院规模扩张的政策手段,在分级诊疗以及国家其他卫生政策落地后,将无法继续依靠扩张规模以增加业务量来进行发展。 4、加剧医务人员流动 随着三级医院业务收入减少,基层医院业务量增长,医生多点执业政策落实,加上社会办医、医生集团、互联网医疗的冲击,大医院医务人员的流动性将逐步加剧。 近日,在笔者的文章《大批三甲医院医生,集体辞职办医院!》也提到,上海有两家民营眼科医院,去年整一年,上海公立医院眼科的手术量下滑的非常厉害,甚至达30%-50%,特别是白内障。社会办医、医生集团对于公立医院业务的影响,正在慢慢彰显。 都说得医生者得天下。近年来,大量医生离开体制加盟民营医院,民营医院数量增长超过公立医院,公立医院患者流量受民营医院影响而下降,这些已经是不言而喻的事实。 无论如何,“小病进社区、大病进医院、康复回基层”,是国家新一轮医改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目标。未来,在医保、新农合等收紧,加强培育基层医院的趋势下,大医院的虹吸效应会越来越弱。 所以,对于药企而言,基层市场定会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同时,医生集团、民营医院将成为药企新的关注点。又一个潜力巨大的市场来了,就是现在。

医药网2月15日讯 政策来了、处方外流,投资4千万,能收10个亿! ▍7家三甲医院,处方外流 2月14日,南京医药发布《关于投资开展“互联网 药联体”智慧零售项目的公告》。准备投资4440万元,干件大事,5年内可以营收10 亿元。图片 1

天津的一个三甲医院,做了点“小事”,把不合理用药给灭了。 ▍新武器,可以根本杜绝不合理用药 日前,据《天津日报》报道,天津市人民医院使用了一个软件,声称可以从根本上杜绝不合理用药。 貌似这个“合理用药管理系统”好厉害!我们来看看它的“火眼金睛”和“铁面无情”。 据介绍,这个系统的理用药管理规则,是按照药品说明书、相关疾病治疗指南等自定义,重点监控药品单次剂量、使用频次、用法、适应症、禁忌症、药物相互作用、重复用药、特殊人群用药等关键信息。 ▍医生处方不合理,自动提醒拦截 当医生开具不合理处方和医嘱时,电脑屏幕上自动跳出8级拦截或6级关键信息提醒,从根本上杜绝了不合理用药。 给患者用药后还将充分发挥临床药师作用,利用合理用药管理软件加强处方和医嘱定期抽样点评和专项点评力度,发现处方和医嘱中出现的新问题,形成点评报告。 提请合理用药小组专家讨论、审议并形成决议,再通过合理用药管理软件形成新的规则。就是说,这个系统会滚动升级,形成新的规则,从而对医生的处方进行提醒和拦截。 ▍一招制敌,就这样把不合理用药解决了? 这个系统很好啊,毕其功于一役,一招制敌、一劳永逸。先制定个合理用药的规则,医生不按规定来,不能开处方。 看来,这家医院药学部的副主任药师说的没错,“当医生开具处方或医嘱时,软件会自动对临床不合理处方和医嘱进行有效拦截,使不合理处方和医嘱不能保存,从根本上杜绝不合理用药。” ▍诸位,你觉得呢? 如果,这个系统把重点监控药品、辅助用药、月度销量靠前的药品信息,都放进合理用药的规格,限制医生的处方,这属于“事前监管”。比起医保和卫计委对医生处方后的审核和检查,效果要更好一点。 好了,这个事说完了。不过,有位同级别医院的管理人员对笔者说“这个系统有用,但是不智能”。

医药网1月22日讯 分级诊疗见成效,二三级医院受冲击!药企赶紧渠道下沉! 近日,卫计委发布会上提出2018年深化医改的重点任务就是推动分级诊疗取得更大进展。 根据北京市卫计委的最新监测数据,二三级医院诊疗量降低、三级医疗机构整体工作量基本下降11.6%,而一级医疗机构诊疗量同比上升15.3%。 业内人士表示,医事服务费、不同级别医院药品屏障被打破是分级诊疗得以落实的重要原因。 ▍差价推动分级诊疗 早在2012年,友谊医院、朝阳医院、同仁医院、天坛医院和积水潭医院5家市属三级医院和延庆、密云两个区的6家医院陆续试点取消药品加成和挂号费、诊疗费,设立医事服务费。 医事服务费在专家门诊和普通门诊之间有不小的差价、这也是为了利用价格差引导病人就诊,推动分级诊疗落地。 北京市卫计委公布的数据显示,医改之后8个月,在门急诊就诊挂号方面,副主任医师下降了12%,主任医师下降了22.9%,知名专家下降了12.6%。 之所以力推分级诊疗是因为,以往的急诊资源、专家资源存在浪费现象,不少疑难重症患者,面临有病无医的困境。 ▍一级医院逆势上扬 北京市卫计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医改8个月,相比去年同期,三级医疗机构诊疗量下降12.1%,整体工作量下降约11.6%。 在二三级医院就诊量下降的同时,一级医疗机构逆势上扬,诊疗量同比上升15.3%。 在数据转变的背后是政策对于基层医疗机构的强力支持。医改之后,社区医事服务费普通号个人自付仅1元。为方便老人在家门口看病,北京还免除60岁以上户籍居民社区就医时的普通号自付费用。此外,在社区就诊,报销比例也更高。 ▍基层用药大扩容 除了不同等级医疗机构诊疗费用和医保报销比例的差异外,统一基层医疗机构和二三级医院用药采购目录也是患者被引流到社区医院的重要原因。 2016年,北京提出试点将105种四类慢病(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脑血管病)常用药下放至社区。 医改正式启动后,基层医疗机构与二三级医院采购目录得到统一,不少基层医院的药品有不小的“扩容”。有基层医疗机构工作人员透露,医改之后,药房都放不下新增的药品。 除统一医院用药采购目录外,提高医事服务费,利用医保报销比例差异引导患者外,还有虚拟药房等手段为基层医疗机构提供支持。此外,各地媒体也纷纷吹风分级诊疗成效初显,药企还得赶紧下沉渠道,抢占基层市场。

编者按:行医中,最伤心的是什么?是目前不算和谐的医患环境;而更伤心的是,这种「袭击」来自疑似医生同行。

「如果他不是一名医生,这种顶替医生的行为令人不齿;如果如他所说,他是来自天津某三甲医院的一名医生,我为有这样的同行悲哀」,谈到 4 月 2 日,因没有抗菌药物指征、拒绝为某自称为医生的患者开具氟哌酸而遭到对方用血压器袭击的事件,杭州某社区医院的赵医生说。

图片 2事发清明小长假 拒开抗菌药物遭「袭击」

据当事的赵医生介绍到,2016 年 4 月 2 日中午 11:35 左右,她在接诊一位患儿及患儿母亲时,一位中年男子未挂号,直接走入诊室,打断正在进行的诊疗,要求开具氟哌酸。

以下为赵医生提供对话实录:

患者:「明天打算外出,想带点药,可不可以配?」

赵医生:「你要配什么药?」

患者:「氟哌酸。」

赵医生:「氟哌酸是抗生素,没有炎症指标,不可以配。」

患者:「我也是医生,天津三甲医院的,不是头孢才是抗生素吗?氟哌酸只是治拉肚子的。」

在随后的交流中,赵医生和这位「医生」患者没有达成一致。

赵医生认为按照抗菌药物合理使用规定,没有抗菌药物指征不能开具氟哌酸;而这位「医生」患者认为,氟哌酸治疗拉肚子,患者有需求是可以开的。

随后语言交流「升级」......

患者:「在我们天津,只要病人要,我就开一张方子给他。」

赵医生:「要拉肚子有炎症才可以开!」

患者:「我拉肚子还找你看?」

赵医生:「像你这样的是三甲医院的医生?」

对话还未完成,「医生」患者拿起桌子上面的一个未开启的血压计,直接砸在赵医生脸上。据医院开具的医院伤情检查通知单,赵医生被诊断为:鼻部软组织性裂伤;脑震荡、软组织挫伤。

图片 3

经调解,双方当事人的意见或达成的协议:

  1. 曹** 向** 道歉,并到** 卫生局取消对该卫生院的投诉。

  2. ** 的医疗费用自理。

  3. 双方不得再因此事发生纠纷,否则将各自承担相应责任。

头条君说——

虽然事情已经发生几天了,但赵医生还是「难掩气愤」,「这种人配当医生么?不讲秩序、打人、乱开抗生素。」

写这篇稿件时,头条君(dxytoutiao)的内心复杂,我们交叉印证了事实细节,基本还原了现场真相。当越来越多的人不尊重医生,甚至这些人有我们的同行,也许这才是一种悲哀。

经过检索和视频比对,我们发现,自诩「医生」的患者曹某,姓名、照片、身份证号与天津某三甲医院一名医生高度相似。

在某个瞬间,我们曾想公开这些信息,以警醒身边的你我他,加强医生的行业自律;但立刻又放弃了这个想法,愿这次经历能让他意识到某些行为不得体,辜负了医生这个职业赋予的信仰。

文中所有线索,也只是为了还原现场,并非地域贴,无意拉取「鄙视链」,因为都是个体。

在文章的最后,我们也想替当事的赵医生问一个问题,如果你遇到了这样的「医生」患者,你该怎样与他沟通?

关于抗菌药物和抗生素的关系,推荐丁香园旗下临床用药专业稿件:「抗菌界」第一大误区:抗生素 = 抗菌药物

本文由mg4155娱乐电子游戏官网发布于mg4155娱乐电子游戏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因拒绝处方抗菌药物 底特律医务卫生职员被「三

相关阅读